宏胜小说网

字:
关灯 护眼
宏胜小说网 > 被拐卖到深山的高中生 > 高中生被拐卖,车夫迷jian,夫前强jian,花xue被撕碎。

高中生被拐卖,车夫迷jian,夫前强jian,花xue被撕碎。

我叫李栀子,是一名国中三年级学生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被绑架了,被人贩子卖到深山,给一家破落hu当媳妇,男人不学无术,整天就是干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有三个老婆,加上我就有四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家里不大,在村里只有三间平房,却有十五个孩子,一对父母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五个孩子里有十位女孩子,五个男孩子,年纪最大的已经有十九岁,最小的是个女孩,六岁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被人贩子像牲口一样撕开xiong衣,展示nen白圆run的nai子,又拍拍屁gu,拿剪子在我裆bu剪个圆弧,lou出碎花内ku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只有十六岁,就这样被这个有五十多岁,比我亲爹还大年纪的男人给买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路上这男人对我动手动脚,就连拉着我们回村的车夫,也总是跃跃yu试。

        人贩子不只有那个大娘,还有好几个男人,他们在抓到我的时候早就想强jian我,但我chu1女的shen份,显然可以卖一个更好的价钱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样,我在被拐卖的过程中保持着贞洁,却在回村的路上,趁我"丈夫"睡着的时候,被车夫强jian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车夫是个老tou,光看模样应该有六十多岁,满tou鹤发,脸庞上的皱纹像刀割一样纵深,凹陷的眼睛却贼溜溜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不知dao我在哪个地方,去村里的路程竟然要有车夫带路,并且交通工ju竟然是ma匹!

        我的那个丈夫早早就困了,太阳还没落就打着哈欠,在车上晃悠,不一会儿就倒下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    太阳已经落山,黑夜降临。

        车夫似是听到男人倒下的声音,行走片刻,就放下ma鞭,掀开帘子闯入了厢房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双手被绑,嘴上有封口纸,脚腕被牢牢锁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衣衫凌乱,厢房里亮着昏暗的灯,我的xiong衣早就不知所踪,袒漏一只玉鸽,jiaonen圆hua。

        ku带也被解开,碎花内ku被提到肚脐,一只手插在我的ku腰,手指还隔着布料ding着我那花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幕被车夫看在眼里,我清晰的感觉到他呼xi变cu重,ku子上的轮廓飞速变大,没一会儿就zhong得像大包。

        车夫一把年纪,就像疯了似的朝我扑过来,一嘴腥臭的牙齿直接往我脸上啃,口臭扑面而来,我被熏的直翻白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老tou伸出she2tou把我脸tian个遍,又tian向耳朵脖子,甚至变着花样勾起来,tian到我耳朵里的耳屎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恶心透了,瞪着大大的眼睛盯着他,亲眼看他在我玉ti上下其手,却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想抬起tui踢他dan,却被死死绑着,压gen迈不开tui。

        老tou忽然屏住呼xi,接着tou插到我脖颈chu1,深深地xi了口气“啊…”他淫叫一声,仿佛shenti里的细胞都兴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极品啊,shen上果然有chu1子香,腋窝chu1,脖颈chu1,甚至我想那花xue里…都有这gu香味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干过那么多女人,却没干过几个chu1女,那些个chu1女,要不就是年纪太小,压gen没有初子香,要不就早开始吃鸡巴,不纯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让老tou子我遇到你,是命运注定的啊!高小子干过那么多女人了,我是他长辈,从小就干他妈,想必我把他老婆干了也没啥事儿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老tou神神叨叨,近看就是一正常的老大爷,可说话语出惊人,动不动就是干女人,甚至说连我这个丈夫的妈都干过…

        我有些惊恐地发现,这个村庄可能不太一样!

        老tou一嘟囔完,一把就撕开我的袖衣,里面的xiong罩早就被高复偷走,此刻正赛在他的ku裆把完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这一对散发chu1女幽香的ru鸽,像欢呼雀跃的兔,直接tiao出来,迎上老tou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老touchuan着cu气,一手nie一个,接着张嘴就朝左xiongnaitouchu1亲吻!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…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拿下家教老师后我日日都被cao翻 校草是男妈妈 下贱的婊子脸 宫女也能开后宫? 偷窥老公出轨(绿帽/出轨短篇合集) 他说给我补课